MENU
盛廷智库
think tank
盛廷智库
think tank
村官犯罪(一)小小村官能犯大事儿,原因何在?
已被浏览47次 更新时间: 2020/09/18
关键词

导读

“小官大贪”“村官涉黑”,屡见不鲜,村官拥有“苍蝇的体格,老虎的胃口”,他们官位不高,权力不小,身居基层直接损害群众的切身利益,是不折不扣的“硕鼠”。


1.jpg


西安“最牛村支书”获刑24年,涉案6亿元


9月4日,西安“最牛村支书”葛七宝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一审宣判,葛七宝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等10余罪,数罪并罚获刑24年。


2000年,在担任北辰村党支部书记后,葛七宝等人垄断村域资源,通过大肆采挖砂石、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等方式侵吞集体财产,谋取巨额经济利益,专案组扣押的涉案资产就高达6.05亿元。并豢养多名打手,形成以葛七宝为组织、领导者,层级分明、结构稳定、分工明确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2014年11月5日,面对警察执法,葛七宝掏出人大代表证,要把警察“铐到村委会去”,喊出“我就是政府”。之后,拉扯、率众围攻警察的视频发酵,让他红极一时。


无独有偶,9月7日,媒体报道,河南郑州巩义市人民法院对一“村官”涉黑团伙进行公开宣判,32人因此获刑,其中主犯肖某同样被判24年。


2011年,肖某通过贿赂、持械游街示威、殴打、恐吓异己等方式当选村委主任。肖某以家族势力为纽带,以基层政权及其名下公司为平台,管理组织成员,维系组织架构,组织势力及骨干成员稳定,成员相互之间分工明确,形成了以肖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2.jpg


通过非正常手段当上村官,以名下物流公司、开发公司等实体为平台,谋取巨额经济利益,纠集家族势力或者笼络社会闲散人员,形成层级分明、结构稳定、分工明确的犯罪组织,保证其经济利益的实现,欺压百姓,实施各类违法犯罪行为。


少数村官屡犯法原因何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村官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归根结底还在于利益。


近几年来,随着国家惠农政策的不断实施,农村的土地、各类补贴不断增加;而经济不断发展也让一些地方集体经济组织壮大,集体资产不断增加,而与之相配套的法律法规和监督制度并没有完善,其中的漏洞便被一些不法分子盯上。村干部是利益链条中的最末一环,也是最关键一环,尽管“位低”,但是“权重”。


由于缺少监督,少数村官贪腐犯罪便屡屡出现。他们贪污、受贿、挪用公款、侵吞集体财产等,同时为了保住这些利益,保住自己的“官位”,甚至组织起黑社会组织,欺压百姓、横行乡里。


3.jpg


然而,村干部违法犯罪往往又不易被发现,即使被发现了往往又得不到及时处理,究其原因,主要是:


一是因为这些人大多是本地人,他们违法犯罪,本身就是村里的大家族,他姓村民们照顾乡亲面子或者害怕打击报复而不去或不敢举报。


二是这类干部往往在村民眼中是“能人”,他们还经常用一些小恩小惠来收买人心,带有很强的欺骗性。


三是这类人往往很受上级乡镇认可,乡镇干部甚至要利用这些“能人”推动一些难度大的工作,比如矛盾调解、城中村拆迁等,因此他们也更容易被“保护”。


俗话说,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村干部是最接近村民的一级“官员”,他们的违法犯罪,也最容易伤老百姓的心。


所以应该建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遏制村官腐败甚至违法犯罪现象的滋生蔓延。


明日预告:


村官犯罪(二)小小村官能犯啥大事儿

撰稿|岳纲举

审稿|侯兢峯

编辑|马睿一



评论村官犯罪(一)小小村官能犯大事儿,原因何在?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