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成功案例
CASE
成功案例
CASE
盛廷律所 > 成功案例 > 裁判文书网案例
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十二组诉被告盘县人民政府土地权属行政确认一审行政案件判决书
案号:(2014)黔盘行初字第34号 收录情况:已收录 承办律师: 案由: 行政作为 已被浏览545次 更新时间: 2018/09/05

盘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4)黔盘行初字第34号


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住所地,贵州省盘县两河乡。


代表人李xx,男,1963年10月16日生,汉族,系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组长。


一般授权委托代理人李xx,男,系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住所地,贵州省盘县两河乡。


代表人李xx,男,1973年12月22日生,汉族,系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组长。


一般授权委托代理人李xx,男,系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被告盘县人民政府。住所地,贵州省盘县红果镇。


法定代表人邓xx,系该县县长。


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舒xx,男,1970年10月25日生,彝族,系盘县红果经济开发区国土资源分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组。住所地,贵州省盘县两河乡。


代表人李xx,男,1957年2月10日生,汉族,系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组组长。


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金律师,男,系云南东新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第三人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组。住所地,贵州省盘县两河乡。


代表人李xx,男,1966年7月29日生,汉族,系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组组长。


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金律师,男,系云南东新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xx组不服被告盘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1月9日作出的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xx、xx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向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该案移交本院审理。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代表人李xx、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代表人李xx及共同委托代理人李xx,被告盘县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舒xx,第三人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组代表人李xx、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组代表人李xx及共同委托代理人金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盘县人民政府2014年1月9日作出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xx、xx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认定,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与xx、xx组争议土地位于盘县两河乡下寨村大岩子冲,现属荒山,未种植农作物,面积为44.57亩,不在下寨村x、x组与xx、xx组提供的“三包四固定”时期《土地固定登记表》确定的陡坎地块和下寨地块四至范围内;下寨村x组村民唐本尧和唐性周持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中所提到的大岩子冲地块,不在争议地范围内,并不能证明双方当事人争议荒山的归属;唐xx持有的处理协议是村委人员为处理纠纷而达成的协议,该协议是在未明确土地所有权的情况下达成的,因此也无法证明该争议地的权属。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和《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之规定决定,两河乡下寨村“大岩子冲”争议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所有。


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xx组诉称,原告与第三人争议的土地位于两河乡大岩子冲,登记在1961年5月9日《土地固定登记表》陡坎地块范围内,属原告所有。1981年原盘县特区人民政府向原告颁发盘特府(1981)第053689号《林权证》,1994年因土地纠纷达成的《关于陡坎村民组与唐xx责任地纠纷的处理协议》以及2008年移动公司向原告支付在争议土地上挖光缆沟的工费等事实,均可证实争议土地属原告所有。被告盘县人民政府作出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xx、xx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将争议土地划归国有。原告不服,向六盘水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六盘水市人民政府维持了盘府国土处(2014)1号《处理决定》。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错误,请求依法判决撤销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xx、xx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


被告盘县人民政府辩称,1961年5月9日下寨大队“三包四固定”时《土地固定登记表》明确,下寨荒山地块的四至为:东抵团结交界、南抵唐家后头良子、西抵唐小当交界、北抵二道坡六区;陡坎荒山地块四至为:东抵好凹塘子、南抵马边冲交界、西抵老娃石冲、北抵唐家后头良子。两荒山地块标注的位置清楚,方向正确。被告组织争议双方组长及村民代表现场踏勘指界,并绘制土地争议地块示意图,认定争议土地均不在《土地固定登记表》确定的下寨荒山地块与陡坎荒山地块四至范围内,双方当事人提交的其它证据也无法证明争议土地权属。被告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和《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的规定,将争议地的所有权确定属国家所有,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组、x组(下寨)述称,下寨与陡坎两村寨李氏村民系同一老祖宗后裔,两寨的山林土地一直都是沿着分家析产时划定的土地界限各自管理。1961年“三包四固定”时,《土地固定登记表》上对下寨和陡坎各自管理的土地四至界限进行了明确。多年以来,双方均按照四固定界限各自耕种管理自己的土地和荒山。1995年开始,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十二、十二组多次与第三人产生土地争议,均未成功。2013年因修建物资公司需要,第三人所有的位于大岩子冲的44.57亩荒山被红果开发区(两河新区)征用,原告再次与第三人因征用地产生争议。盘县人民政府多次组织双方调解,一直未能达成协议。2014年1月9日,盘县人民政府作出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十二、十二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认定,大岩子冲44.57亩荒山不在双方1961年“四固定”土地范围内,不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属国家所有。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


为支持被告主张,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土地固定登记表》,拟证明争议土地不在下寨、陡坎荒山地块四至范围内;原告与第三人对证据三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争议土地在登记表范围内。


通过对上述证据的分析和认定,结合当事人陈述,本院查明下列事实,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十二组(陡坎)与第三人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组、x组(下寨)因位于盘县两河乡下寨大岩子冲的土地(现属荒山,面积为44.57亩)产生争议,申请盘县人民政府确权。原告与第三人认为该争议土地包含在1961年5月9日下寨大队“三包四固定”时期《土地固定登记表》各自的荒山地块范围内。《土地固定登记表》中陡坎登记的荒山地块四至界限为:东抵好凹塘子、南抵马边冲交界、西抵老娃石冲、北抵唐家后头良子;下寨登记的荒山地块四至界限为:东抵团结交界、南抵唐家后头良子、西抵唐小当交界、北抵二道坡六区。2013年9月11日,被告盘县人民政府组织争议双方村民代表到现场指认,绘制了争议地块示意图,示意图中标明了争议土地范围,并圈出《土地固定登记表》中下寨、陡坎荒山地块部分四至界限点,未勾划标明下寨、陡坎荒山地块各自的四至范围。2014年1月9日,被告以原告、第三人争议土地不在“三包四固定”时期《土地固定登记表》范围确定的陡坎、下寨地块四至范围内,且争议双方提交的其它证据无法证实该争议土地权属为由,作出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十二、十二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将盘县两河乡下寨村大岩子冲争议土地的所有权确定属于国家所有。原告与第三人不服,向六盘水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六盘水市人民政府以行复决字(2014)0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盘府国土处(2014)1号《处理决定》。原告仍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十二、十二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


本院认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二条之规定,被告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提交的土地权属争议地块示意图仅能认定争议土地范围,不能确定《土地固定登记表》中下寨、陡坎荒山地块范围,更不能确定争议土地与下寨、陡坎地块之间的位置关系。被告以该示意图认定争议土地不在下寨、陡坎地块四至范围内,属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之规定,判决如下:


本院认为,该证据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予以采信,可证明下寨、陡坎荒山地块四至范围。


(2)《土地确权申请书》、《人民调解协议书》、《关于下寨村十二、十二组与二、x组争议土地协调会会议记录》、《大岩子冲土地争议协调会会议记录》,拟证明大岩子冲土地存在争议;原告对《土地确权申请书》内容有异议;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予以采信,可综合证明盘县两河乡下寨村十二、十二组与下寨村x、x组因大岩子冲土地权属产生争议,多次协调未能解决的事实。


(3)李三权、李xx、李xx、李超项、李凤章、孔三林的询问笔录,李龙保、唐性周等人的证言,拟证明经调查,争议土地不在下寨、陡坎《土地固定登记表》范围内;原告认为该组证据证实了被告的处理决定是错误的,争议地在原告土地四至范围内;第三人对李三权、李xx、李xx、李龙保、孔三林的询问笔录及李龙保、唐性周等人的证言无异议,认为李超项、李凤章等的询问笔录系原告的陈述;


本院认为,李xx、李xx、李xx、李xx李xx、李xx的询问笔录与李xx、唐xx等人的证言,系利害关系人的陈述,本院不予采信;孔xx的询问笔录,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予以采信,可证明下寨村十二、十二组与x、x组之间存在土地权属争议的事实。


(4)《关于陡坎村民组与唐xx责任地纠纷的处理协议》、No:2360903002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No:2360903004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拟证明争议双方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争议土地权属;原告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第三人认为该组证据可以证明大岩子冲属于原第三人告所有。


本院认为,《处理协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由于大岩子冲是个地名,《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中登记有地名为大岩子冲的土地,但该登记不能证明争议土地权属,本院不予采信。


(5)土地权属争议地块示意图,拟证明在被告的组织下,原告、第三人指派代表到现场指界,并签字确认,争议土地不在下寨和陡坎荒山地块四至范围内;原告认为李xx、李xx、李xx的签名不是本人所签,证据不真实,争议土地应属原告所有;第三人认为标注的四至界限是错误的,没有按照两点一线的原则。


本院认为,该证据仅能证明争议土地的四至范围,不能看出《土地固定登记表》中下寨、陡坎土地范围,也不能证实三块土地之间的位置情况,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不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不予采信。


为支持原告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十二、十二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行复决字(2014)0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李xx、李xx身份证复印件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两份证明,拟证明原告与本案诉争土地有直接利害关系;被告与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予以采信。


(2)《土地固定登记表》,拟证明争议地属原告所有;争议地地形图及现场照片2张,拟证明好凹塘子和干塘子是两个地方,好凹窝子是另一个地方;No:2360903004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关于陡坎村民组与唐xx责任地纠纷的处理协议》,拟证明第三人村民唐性周和唐xx的土地与争议土地无关,不在争议土地范围内;盘特府(1981)证字No:053689号《林权证》、盘特府(1981)证字No:053677号《林权证》,拟证明原告取得争议土地林权;1982年4月9日下寨村陡坎生产队的分地记录、陡坎一至四组分大岩子冲林地四至界限,拟证明下寨村将争议土地分给了原告。被告认为该组证据不能证明争议土地权属;第三人认为争议地地形图不真实,《林权证》与本案无关联性,分地记录中所分土地是无争议的土地,对该组其它证据无异议。


本院认为,1、《土地固定登记表》,本院予以采信;2、争议地地形图及现场照片2张,不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不予采信;3、《关于陡坎村民组与唐xx责任地纠纷的处理协议》、盘特府(1981)证字No:053689号《林权证》、盘特府(1981)证字No:053677号《林权证》,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4、No:2360903004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1982年4月9日下寨村陡坎生产队的分地记录、陡坎一至四组分大岩子冲林地四至界限,不能证明争议土地权属,本院不予采信。


(3)证人李超海、李超朋、李超项的证言,拟证明争议土地属原告所有;被告认为该证据无证明力;第三人对证据三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李超海等人系原告村民,与本案有利害关系,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4)2008年8月份陡坎在大岩子冲挖光缆的工费发放名单,拟证明争议土地属原告所有;被告认为不能证明争议地权属;第三人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


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为支持第三人主张,第三人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李xx、李xx身份证复印件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两份证明,拟证明李xx、李xx分别系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组长;原告与被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予以采信。


(2)土地地形示意图及现场照片、《土地固定登记表》,拟证明下寨与陡坎的分界线是以好凹塘子为起点,分界线西边属于陡坎,分界线东边属于下寨,双方争议土地应属第三人所有;原告对示意图和照片有异议,认为争议土地应属原告所有,对登记表无异议;被告认为示意图未经有关部门认可,是第三人单方作出的。


本院认为,土地地形示意图及现场照片,不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不予采信;土地固定登记表,本院予以采信。


(3)No:2360903002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No:2360903004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No:2360903024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No:2360903028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拟证明大岩子冲南、北、东三个方位都有第三人村民的土地;原告与被告认为该组证据不能证明争议土地属第三人所有。


本院认为,《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中登记的大岩子冲不能证明争议地权属,本院不予采信。


(4)《红果经济开发区(两河)新区征地付款花名册》、《建设征用土地勘丈登记表》;拟证明第三人村民唐xx家在大岩子冲有3座坟,李xx家有12座坟,两河乡政府已向二人支付迁坟搬迁费,争议土地应属第三人所有;原告与被告认为该组证据不能证明争议土地权属。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5)盘府行处(1995)11号《关于对两河乡下寨村十二、十二组与二、x组争议“陆塘梁子”的处理决定》、好凹塘子和好凹窝子照片6张、No:2360902021号《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拟证明好凹塘子和好凹窝子系两个地名,陡坎和下寨的土地是以好凹塘子为分界线,好凹塘子西边属陡坎,好凹塘子东边属下寨。原告认为争议土地不是被告所称的无主地;被告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不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不予采信。


(6)第三人村民唐xx、李xx迁坟照片13张,拟证明争议地属第三人所有,否则第三人村民唐xx不会到陡坎村土地上迁坟和开荒;原告与被告认为坟地不能证明争议地权属。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不具备证据的三性,本院不予采信。


(7)电缆沟照片2张,拟证明原告村民在大岩子冲为移动公司挖电缆沟,被第三人村民制止后未埋光缆,争议土地属第三人所有;原告与被告认为该组证据不具证明力。


撤销被告盘县人民政府2014年1月9日作出盘府国土处(2014)1号《关于两河乡下寨村x、x组(下寨)与十二、十二组(陡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盘县人民政府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金晶

人民陪审员  唐明英

人民陪审员  袁燕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李欣


阅读了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十二组诉被告盘县人民政府土地权属行政确认一审行政案件判决书的当事人还阅读了:

鄢陵县人民法院审监庭审理由马中美律师代理的行政确认纠纷一案

评论原告盘县两河乡下寨村xx组、十二组诉被告盘县人民政府土地权属行政确认一审行政案件判决书
最新评论

TOP